綻放“職業農民”的別樣青春

——記合肥巽風湖生態農業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趙九梅

安徽日報記者 鄭莉

在希望的田野上揮灑青春的汗水,這是“90後”大學生趙九梅的選擇。

夏天的巢湖市黃麓鎮蘆溪村,碧樹成蔭,暑氣蒸騰,綠油油的田野一望無垠。

6月30日正午,烈日當空,合肥巽風湖生態農業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趙九梅頭戴斗笠,腳蹬雨靴,開着農用三輪車,風塵僕僕地來到稻蝦綜合種養項目基地。“這是育苗田,一畝田蝦苗存塘量估計還有百把斤吧。去年整個農業園四千畝稻蝦產值700多萬元,淨利潤100多萬哩。”站在水田裏收着網,她歡快地説。

時序更替,夢想前行。從大學生轉變為新型職業農民,對趙九梅來説,這條創業路走得艱辛又幸福。她植根芬芳的田野,用青春汗水澆灌沃土,積極推廣應用農業科技成果,帶動周邊100多名農民脱貧致富,累計幫助農户增收300多萬元,以堅韌和奮鬥,為青春標記鮮明的註腳。

回到鄉野:從“農二代”到“新農人”

“為什麼回農村?”經常有人問趙九梅這個問題。對於一個風華正茂、身處繁華都市的大學生來説,投身廣袤農村,面朝黃土背朝天,幹農活、育蝦苗,還動輒搬運幾十斤重的蝦箱,這並非易事。“我對農村有感情!”是她簡潔的回答。

綠浪起伏的田野間,暖風吹亂了髮絲,趙九梅笑靨如花。幾年的務農生活,把昔日皮膚白淨的她曬得黝黑。

“農忙季節,連續兩個月每天只能休息三四個小時。夏天太熱,臉、脖子、胳膊都被曬蜕皮了,因為曬得黑,我老公開玩笑説我是‘打着燈籠也找不到’的好姑娘。家人都説我‘黑得反光了’。”她爽朗地笑,在驕陽下,神采飛揚。

去留之間,取捨之際,考驗着智慧,更映照着情懷。

對農村難以割捨的感情在年少時就悄悄紮了根。“小時候,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只要跑到田野裏,到莊稼堆裏,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氣,一切煩惱就都忘記了。”家鄉在皖北阜陽臨泉縣,父母都是地道的農民,一輩子和農業打交道,讓趙九梅從小就與農業農村結下了不解之緣。

看着在田間地頭起早貪黑的父母,年頭忙到年尾,賺不了幾個錢,一家始終遊走在貧困線上,連自己上學也多虧了政府資助,趙九梅疑惑起來:為什麼父母這麼勞累,收入還這麼低呢?高中課堂上老師對發達國家農業現代化和機械化的介紹彷彿給她打開了一扇窗。“幾個人可以種植上千畝農田”,這讓她想想就很興奮。“考農業大學,讓我們這一代改變中國農業,改造中國農村,讓父母不再那麼辛苦。”這個想法在她的心裏播下種子,悄悄萌芽,直至長成參天大樹。高考後,她第一志願填寫了安徽農業大學,第一專業是農學,如願成為一名農學專業的大學生。

一個偶然的契機,校園裏一則青年農場主創新創業實驗班的招募啓事進入了趙九梅的視野。實驗班由共青團安徽省委、安徽農業大學和安徽荃銀高科種業股份有限公司團校企三方共同組織開設,致力於培養“有知識、懂技術、善經營、會管理”的現代新型青年農民和農業經營者。“與我的農業理想不謀而合。”正在讀大二的她義無反顧地報了名,經過激烈的競爭,順利通過層層選拔,成為實驗班第三屆學員,走上“新農人”的創業路。

刻苦磨礪:從激情創業到挫折教育

怎樣成為一名“新農人”?趙九梅在實驗班上下求索,如飢似渴地汲取各門課程的養分,經過大三密集的理論學習,她拓寬了視野,提高了綜合知識水平。

實踐出真知。2016年7月,合肥巽風湖生態農業有限責任公司與共青團安徽省委、安徽農業大學、省農委開展合作,為實驗班學生提供創業孵化基地。大四的趙九梅作為團長,與幾名學員組成團隊來到了巢湖市黃麓鎮蘆溪村的巽風湖生態農業園,進行為期一年的創業孵化。

“剛來時這裏一片荒蕪,什麼設備都沒有,一切從零開始。”趙九梅説。項目啓動資金由投資方提供,一切生產經營活動由趙九梅團隊操作。

“最初,趙九梅看起來並不起眼,但漸漸就發現,她跟別人不一樣。”合肥巽風湖生態農業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佘良東發現,與有的“起牀困難户”不同,無論寒冬酷暑,趙九梅總是早早起身,無論農活再苦再忙,她總是兢兢業業、盡心盡責。

“我當初到巽風湖這塊基地,一下就被這裏良好生態吸引了——這裏靠近巢湖,基地邊上是美麗的蘆溪濕地,背山靠水。”趙九梅在心中勾勒了一張兼具經濟與生態價值的現代農場的美好藍圖,帶領團隊着手做稻蝦綜合種養項目。

知易行難,在一片荒蕪空曠之地上創業,初期的艱辛超乎想象。

“每年參與創業孵化的學員很多,趙九梅不是最突出活躍的,但她是堅持到最後的。”團省委青發維部程路曾擔任實驗班的班主任,他對趙九梅勇於實踐的堅毅印象深刻。

2017年7月,趙九梅大學畢業,正式擔任合肥巽風湖生態農業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組建四人大學生創業團隊,主要做稻蝦綜合種養項目,生產經營稻蝦米和小龍蝦。

創業道路不會一帆風順。“最初覺得搞農業生產,只要勤學實幹不怕苦,盈利應該不是一件難事,面對實際困難沒有一點防備。”趙九梅説。

現實狠狠地澆下來一瓢涼水。由於小龍蝦養殖管理不到位,一心想着賣高價的她們忽略了最佳上市時間,價格賣得不好,還趕上了小龍蝦的“五月瘟”,死了一大半,第一季養殖以失敗告終。趙九梅團隊又對蝦田裏的優質綠色水稻給予厚望,計劃把120多萬斤水稻加工成稻蝦生態米,賣個好價錢。“我們盤算稻蝦生態米就算一斤賣6元,也能賺400多萬元,誰知市場難銷,只賣出了一小半,一大半怕變質只能低價出售給米廠。”趙九梅説。

接連的失敗讓年輕的團隊深受打擊。有人找了新工作,有人讀研,偌大的基地只剩下趙九梅一個人,夜幕降臨時,只有兩條流浪狗相伴。

逆境重生:從實踐突破到助農致富

76歲的吳祖倫老人如今長年在基地務工,做除草等雜活,每天能拿到80元工錢。他還把家裏的11多畝地流轉給了基地,土地流轉費每年每畝650元,早已實現脱貧致富。

“一開始我們都不理解,大學生怎麼來種田呢?做什麼稻蝦混養,不靠老把式哪能搞好?”吳祖倫説,最初鄉親們對趙九梅的創新種養模式半信半疑,可沒想到大學生吃得了苦,謙虛好學,憑着“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鋭氣,真的成功了。“大家現在可都信了,心服口服。”他笑呵呵地説。

眼中有遠方,心中有陽光,腳下有力量。“最艱難的時候,我也動搖過,可是一想到當初選擇農學的初衷,就想咬牙再堅持一下。”趙九梅説,總結了失敗經驗,經過兩年多的摸索,她漸漸掌握了稻蝦共養的關鍵技術,在不以犧牲糧食產量為代價的前提下,適度調整種植模式,發展稻蝦綜合種養,摸索出了一套適合自身發展的路子,實現了穩糧增收提質增效。

“小龍蝦養殖的利潤增長點在上市時間,上市早或上市晚都能賣出較好的價格。”為此,她着重攻堅小龍蝦過冬環節的餵養,在安農大老師的指導下,研發了冬季發酵飼料,使小龍蝦冬季也能生長,嚴格控制龍蝦捕撈時間,錯峯上市。“市場上普通蝦收購價格十元一斤,我們每斤能高出四五元。除了小龍蝦,生態稻米品質高、賣相好、產量高,前來園區農家樂就餐的客人口口相傳,供不應求。”

“趙九梅團隊每年在稻田裏種紫雲英翻耕進土,可做水稻的優質綠肥,不僅能少施化肥,還能改善土壤結構。她還加強品牌建設,把巽風湖稻蝦米這個品牌打出去。普通稻田一畝年收益一千多元,她能做到三四千元。”黃麓鎮農業綜合服務站站長劉尚武説。

“趙九梅充分利用了安徽農業大學這個強大的技術平台,把科研成果轉化到農業生產中去,節約了生產投入成本,穩定了糧食產量,提高了水稻品質,提高了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畝產400斤蝦,1200斤水稻,畝利潤4500元左右。”巢湖團市委組宣部部長劉朝輝説。

在趙九梅的帶領下,2017年11月基地被省農委認證為無公害農產品產地,巽風湖稻蝦米被農業部認證為無公害農產品。2018年1月公司稻漁綜合種養基地榮獲“全省稻漁綜合種養綠色生態模式”稱號。之後,又陸續獲得“安徽省大學生返鄉創業示範基地”“農村農業部水產健康養殖示範場”等榮譽稱號。“巽風湖稻蝦米”在全國稻漁綜合創新大賽優質漁米評比中獲得銀獎。

趙九梅深知創業最重要的是先人一步、高人一籌。疫情期間,她及時變線下銷售為線上銷售,通過微店銷售稻蝦米、小龍蝦、土雞蛋等農產品,截至4月底,微店銷售收入達一百多萬元。

“基地實行‘公司+基地+農户’的經營模式,為當地村民家門口就業提供了機會,帶動周邊農民100多人脱貧致富,其中女性村民約70人,為農村婦女在家門口就業提供了平台,她們每年工資性收入3萬左右。”劉朝輝介紹。

沃土滋養,芳華璀璨。越來越多的青年像趙九梅一樣,將青春揮灑在農村廣闊天地,在東風浩蕩、生機勃勃的新時代,奏響青春奮進最強音。

深耕沃土需更多青年人才

從曾經的“躍農門”到如今“鳳還巢”式返鄉還田,沐浴鄉村振興的甘霖,農民這一職業煥發出青春昂揚的生機。像趙九梅這樣,越來越多的青年投身新時代“職業農民”陣營,既深耕沃土,又弄潮商海,學習運用現代農業領域新知識,推動發展特色農業、生態種養、綠色食品、農村電商等,帶領村民增收致富。這個日漸壯大的羣體,正在改變傳統農耕文化,用新技術、新知識重塑農民形象,為農業現代化進程注入新動力。

當前,村莊空心化、農民老齡化等問題日益凸顯,農業發展面臨新挑戰。“誰來種地、如何種好地”,這個事關大局的問題如何解決?記者在農村採訪中,聽到、看到新型職業農民不少孕育新農業的特色做法,他們思路開闊、勇於創新、營銷靈活,正給鄉村振興帶來新活力新氣象。

鄉村振興的關鍵在於人才振興,培養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人才隊伍,尤其重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吸引更多人才紮根鄉村。要加大扶持力度,給新型職業農民,尤其是給青年更多成長空間,讓他們在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實踐中,成為留得住、用得上的鄉土實用人才,促使這支新一代生力軍儘快成長壯大。

(轉載自7月6日《安徽日報》)